AG8

AG8_AG8官网

华语乐坛神婆歌手:武玮祁紫檀裸儿个性足

发布日期:2019-08-28    浏览次数:

  忽如一夜春风来,歌坛刮起一阵神婆风,让王菲这个华语流行音乐的神婆前辈,都有些按捺不住,偶尔也会在微博上推荐力挺。自从90年代王菲走红以来,某某学王菲的说法一直不绝于耳,可是这些女歌手,即便在唱法上学了王菲的声线,甚至把名字改成和王菲同名,都只是学了皮毛,并不得神婆精髓。眼下在《中国好歌曲》上让人惊艳的祁紫檀、裸儿、苏运莹,出过三张个人专辑、玩实验音乐的武玮,以及此前的黄夕倍、尚雯婕等,显然不仅限于皮毛了。

  神婆,是一种视觉与听觉的审美总和,她们酒神上身,妖气附体。神,是指气质,怪力乱神的神,是朴素、流行、时尚、霸气这些的对立面,是神经质,神叨叨,神秘兮兮,颓靡暧昧,自说自话;婆,是指外,必须具有一种遏制性欲的魔性形象,是性感、御姐、熟女、萝莉、少女的对立面,是巫婆、神婆形象的综合体,故作老成淡漠,仿佛是性冷淡、神秘事物、黑色世界的追随者。

  神婆神婆,简单一点来定义,就是神仙加巫婆。歌声必须有一股子穿越灵魂的仙气,余音绕梁抑或鬼魅呻吟,有召唤力。装束作态必须有一种巫婆的形象,唱歌就像做法事跳大神。

  神婆系女歌手不走寻常路,她们和正常人群有距离感,言语不多,多有神秘感,面色傲娇冷艳,忽冷忽热,一开口必须冷得惊人。穿着打扮不按正常搭配,波西米亚、哥特、洛可可、森女系、烟熏妆、漂染、文身这些风格随便串烧,斗篷、面纱、长裙、皮草、中国风怎么怪怎么来。她们必须不太会笑,或者不会笑,常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若要追溯欧美乐坛的神婆系歌手,以80年代为界线,冰岛的比约克,一定是宗师级的人物,王菲之所以成为王菲,和早期演唱《容易受伤的女人》《执迷不悔》的王靖雯时期关系不大,一定意义上和神婆属性密切关联,发端于她回归本名,遇见窦唯、张亚东、林夕这些音乐人,并找到属于自己的英伦路线之后,头也不回地彻底走上了神婆路线,这个时候,比约克是其的重要参照系。

  神婆系歌手的出现和摇滚乐里最自恋、暧昧,慵懒混乱的“自赏派”(Shoe-gazing)脱不了干系,她们借鉴了自赏派的自我陶醉、自顾自的低调、神秘属性,以及其实验电子与摇滚嫁接出来的冰凉气质,在造型上加入了一层混搭作怪,隐约羞涩和孤芳自赏,一副特立独行的现代文艺女青年的做派。一言一行,在自恋与自赏之间徘徊,仿佛一种神秘宗教的首领,痴迷者仿佛着魔,五迷三道,恨不得成立一种教派去膜拜。

  神婆系歌手一般不算漂亮女人,长得不丑,但是五官长得有点怪,基本不靠脸蛋迷人,但一定得有自成一格的言行气度,尤其必须以游离、淡漠的行事风格杀伤周围事物。前几年尚雯婕曾在妆容、声线上试图走神婆路线,结果故意扮丑还是不够丑,声音也还是太明亮、温暖,只学到半个神婆的魔力,这和LadyGaga扮丑一个道理,她们还是太漂亮、太主流,外在上还是颜值很高的偶像,成不了骨子里的神婆。

  介乎于神仙与神经之间,在神婆系歌手眼里,什么飙高音、抠字眼、撒狗血的唱法都是渣,都是低级审美的象征,她们慵懒得像一只猫,一道蓝色月光,一场无形妖风,虚虚实实不停切换,神经质的声音,语句含混,语气呢喃,唱歌像梦游,大量的颤音、拖音、假声、气声营造了一种若即若离的感性美,用反流行制造一种新的流行,常常把小众歌迷栽培成大众群体。

  神婆系女歌手的形成,除了渊源于“自赏派”摇滚的诞生,实际上还杂糅了“梦幻流行”(Dream Pop)、“氛围音乐”(Ambient)、暗潮音乐(Darkwave)等多种音乐套路,核心是借助电子合成器编织出魔性和梦幻,歌者不但像神婆,还像声音魔术师,纯净空灵或呢喃自语,似乎不沾染俗气。所以,王菲曾经翻唱“小红莓”、“极地双子星”,甚至学习她们的腔调、编曲时也就不足为奇。

  如果歌手的类型也像绘画一样,分为野兽派、印象派、写实派、古典派等,那么神婆系歌手一定属于印象派。她们的歌曲重在表达一种感觉,电子氛围搭建了一种缥缈的空间感,虚与委蛇绵软松弛的想象力,冷酷的反工业质感里头,歌词太多象征性的名词,像一道黑色影子,意境模糊,语义跳脱,注重内心情感体验大于描述具体的事物与境遇,表达情感不仅限于小情小爱,生离死别这些东西。

  神婆系歌手在小众领域是大神,在某些大众领域是装大神,可是装与不装,真有那么泾渭分明么,神婆系也可以走向主流,可以大红大紫。神婆系走红歌坛显然不是空有其名,离群索居与曲高和寡,某些时候真是她们的性格印记,歌中的阴影与自赏,某种时刻就是她们的人格写照,内心感情世界的隐喻,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装一时神婆易,装一辈子神婆难,放在更长远的未来去观察,我们才能发现谁是真神婆。

  武玮并没有被太多人熟知,微博粉丝甚至只有两千多人,但是欣赏她的人又喜欢她喜欢得要死。她被称为“集词、曲、唱、表演和演奏为一体的独立艺术家”,在索然无味的主流音乐环境中独树一帜,大刀阔斧地进行自己的音乐实验。也许是学习戏剧的关系,她的音乐作品不论是词、曲还是编曲配乐,都透着鲜明而浓郁的古风,唱腔和演奏时的眼神也充满着戏曲独有的味道。她自由舒展的吟唱仿佛暗流自然涌动,却又能听到张牙舞爪的自信与灵性。在时下音乐作者无不受到所谓摇滚、民谣、金属、电子、爵士等等经过了大众审美检验变成方程式一般的音乐风格所影响时,武玮似乎身处仙境,对这一切不所知,演奏出“与古人神交”的诡魅之声,实乃“神婆”中的大仙儿。

  武玮:这个过程很长的。我一开始先在话剧舞台上演戏,戏剧的诗文性质,或者说公共诗歌性质,促使我在表现上倾向于诗歌。以前人很少说看戏,都说听戏,听戏就决定了戏剧艺术在很大方面是时间艺术。从中国古典的戏剧来看,诸多歌曲汇总起来,就成了昆曲。那么,这样的歌,其气质一定与上口的小曲不一样。其实,也未见得就高深,而是它们的功能集中在于打动你,引领你进入内心层面。往往听完,你记不住旋律,但那份情感却抹不去了。现在人们说的“流行歌曲”,严格地说,是娱乐层面标签的消费,有个听的就行,听着打麻将,听着开车,听着干一切想干的,它只是一种生活的氛围。我说这些,是为了说明我的音乐教育背景,是来自于长久的音乐传统的。这就决定我走向一条以沟通人心为目的的创作路子。那么,从远古的巫师开始,直到贝多芬、瓦格纳、约翰·列侬,甚至噪音艺术,都成了我沿袭和探索的前路先生。说白了,音乐本来就是这样的,而我们现在接触到的“流行音乐”并不是音乐范畴里的东西。

  武玮:大众?基本上就是低端。就像买奢侈品,你差一万块钱,就是买不起某个东西,就是那么气人。音乐也一样,你少读一本书,少听一部作品,就是耳朵跟不上,只好在低端享用便宜货、垃圾、快餐简易代用品。不要被某个明星的唱片动辄几十万销量吓怕了。你想,是低端消费方便面的多,还是高端吃谭家菜的多?我们需要低端,没有低端,就无法垫起云端。但为什么让我去做低端呢?我为什么要选择人家蜂拥而至的行业呢?我的教育不是让我来写澡堂子音乐和晚会音乐的。既然如此,我还担心什么大众不接受?我只担心大众接受,五克拉以上的钻石人手一颗,那就是玻璃了。

  南都娱乐:有些听众无法接受这样神婆型的歌手,感觉神叨叨的,你觉得自己神神叨叨的吗?

  武玮:谁把我定位成“神婆”?他们有我漂亮吗?比身段,比颜值,比教养,都先下去。一个人靠出卖自己天赋条件混的,只能说赤贫到了极点。在古代,只有颜值和技艺达到倾国倾城级别的人,才可以事神敬天,所谓媚神娱神。从这个意义上讲,说我神婆,真是夸奖我了。“神叨叨”?听人外国话不懂,也可以说人家“神叨叨”,听神人之间的方言而不知所云,当然也是“神叨叨”。如果对物质的认识,不能到物质的极限高度,是理解不了精神的。音乐也是这样的,从低端开始,知道的越多,就越靠近音乐的精神。音乐的精神不会凭空降落,不会自命不凡,它来自于不断的拓展和冲击听觉的界域,音乐只有从娱人的起点迈向媚神的高度,才接近天理。上帝借助音乐之神,音乐之神借助神婆,神婆以人的名义参祭,把荣耀归于神天!当然,我说这些,不要以为我不食人间烟火。我也要吃饭、睡觉、谈恋爱。人家有的,我也一样不少。我跟他们不同的是,我听从心的招呼,跟着自己的心走,我也知道达到我的心并离不开我的性情。我的意思是,其实没有什么复杂的秘密,只要不丢弃原初本性的爱好,不转向、不屈从他人的忽悠,你就可以走向各自奢侈的人生。

  有人说她声似王菲,实则不然,相似点也许在那份音乐的空灵感上。祁紫檀的颤音是她的标志,你可以形容为猫咪,也可以形容为绵羊,她的功力在于将每一句词的每一个字都附上她独有的细软颤音。当然,“神叨”的嗓音之外,还要加上她民族风的服饰,以及神婆标志动作—左右摇摆、随意摇晃。当然还有十足的个性,祁紫檀没有选择签约公司,打算做个随性的独立音乐人,也许不久便是新一代小众流派教主。

  祁紫檀:对于我的表达方式,我没想过,没有思考,很直接、自然而然唱出来的,经过长期的、包括和乐队一起,唱啊唱啊自然形成的吧。我觉得这样唱比较舒服,在嗓子那边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我唱流行歌也是按自己的方式。迎合大家的人已经挺多的了,我不需要再去做那个人了,他们管好他们自己的那个部分,我唱好我的部分就好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真的有点不一样,但是演完之后大家会这么说,后来我就知道了。(你觉得自己的作品“神叨叨”的吗?)我信佛,我写的歌里面可能有表达这样的意思,别的纯属自然而然。我平时听的音乐是世界音乐,也很喜欢异域的文化,这样自然而然就受他们的影响,再加上自己的感觉就变成这样了。

  “飞起来了”可以形容裸儿的音乐体验,她“飞”带着听众也“飞”。迈入“神婆之列”她有着除了左右摆动之外身体还会随着音乐上下摆动的习惯,说话时更像一个“扭捏”的小女生。确实裸儿还很小,1994年出生的她探索世界,将自己对于大自然的感受和自我的理解用音乐表达出来,不拘一格。尤其是在歌曲中加入自创的梦呓般的歌声,每次演唱随机咿呀,灵活自如地在自己的音乐天空徜徉,成了她的“神婆”武器,是个有潜力的小仙儿。

  裸儿:把自己所想的东西写出来就成这样子了,并没有先想要写什么风格才怎么样写。音乐一定要让它自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质,只要做自己坚持自己就好。(觉得自己的作品神叨吗?)我自己肯定没有觉得啊,我一直都这么长大过来的。只是可能大多数都是不了解我才会这么反应吧,跟我相处久了就习惯了,就会觉得我就是这样吧。



相关阅读:AG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