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

AG8_AG8官网

蜗居里的诗人-大众日报数字报

发布日期:2019-11-22    浏览次数:

  当然,这样的批注纯属幽默的调侃,博读者一笑,也就罢了。但因此却激发了我的浓厚兴趣,我很想了解一下古代诗人们的住房情况。于是,流连于唐诗宋词间,我获知了他们的住房现状。那就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陶渊明的小日子过得不错,所以特意放在诗里显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花开满院,溪水清澈。葱茏远山,映入眼帘。这是乡间别墅的感觉。能买到这样好地段的房子,银子得破费不少。

  杜甫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他一生潦倒,颠沛流离。好房子想来也买不起,买的估计是年久失修的二手房。结果没住多久,秋风大作,房顶直接被狂风掀走:“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布衾多年冷似铁……长夜沾湿何由彻!”于是,泪眼婆娑中,他有此感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唉,房子令人烦恼,古今一理。

  悠然自得过日子的,还有白居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天色已晚,看样子要下雪了。在这美好的夜晚,独饮无趣,白居易想邀请好友刘禹锡喝一杯,一起饮酒赏雪。于是,他对刘禹锡说,新酒上面的绿色泡沫非常诱人,酒是刚酿的好酒。我还特意为你准备了温酒用的红泥小火炉。



相关阅读:AG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