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

AG8_AG8官网

上海 只有蜗居、蚁族和房奴的年轻人

发布日期:2019-10-29    浏览次数:

  农历腊月廿七的上海,温度一下子比前一天狂降8度,但再冷的天气似乎也挡不住回家的路。26岁的湖北小伙子罗麟拉着他足足有40公斤的超大旅行箱在上海火车站入口处排着队等待进站。

  十天之前,2月1日,上海市市长韩正在上海两会记者招待会上说:“年轻人是一座城市的希望,我们希望用我们的努力,让上海成为年轻人学习、创业、工作环境最好的城市之一。”不过,市长的这番表态并没有动摇罗麟的决定。拖着行李迈上火车,他没再犹豫,告别上海,告别一种没有幸福感的生活状态。

  罗麟打开了MP3,窜入耳中的是这段时间在民间甚为流行的另类摇滚歌曲:“上海不欢迎外地人伊也不欢迎上海人,上海只欢迎一种人就是有钞票的人,上海不欢迎你,除非来买东西,可是我们身上都没有人民币”这支歌曲的名字叫《上海不欢迎你》。2009年年底,在“摇滚上海2009”活动中,这首压轴歌曲一炮打响,令全场大动,场内乐迷举臂高呼。之后,这段视频在网络中广为传播,该歌曲目前成为国内热议话题。

  想到很快可以回到武汉,罗麟有些雀跃,这种欢欣的表情在他脸上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从小在武汉出生,长到22岁,毕业于父亲的母校华中科技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原本没想过离开武汉,但确因毕业时的一次错投简历,改变了罗麟的人生轨迹。

  位于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的一家著名的芯片公司到罗麟的学校进行招聘,同宿舍的同学将他的简历当成了自己的错投给了招聘者,随后的面试一切都很顺利。原本抱着玩玩心态的罗麟,在最后一关通过时,他突然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已经生活了22年的城市,要去“大上海”看看。回忆起当年的决定,他用了“好男儿志在四方”来描述。

  上海的第一年是新鲜而令人激动的。罗麟与同事在张江镇上合租一套两居室,每人平摊的租金是900块/月,这对他4000多块的月薪来说不成问题。虽然工作和生活都在张江,一切略显单调,但初出茅庐时对大城市的向往之情弥补了这种缺憾。

  很快,第一年的新鲜感消失了,他开始厌恶这个上班时人声鼎沸、下班时空无人烟的园区。天性爱热闹的他将自己的住所搬到了中山公园附近。这里是上海的闹市区,他与一对小夫妻合租在地铁站走路过去需要15分钟的一套两房一厅的老工房里,他的住房开销要比以前每个月多出600块。这对当年税后已经能够拿到5500块的罗麟来说,开始感觉也算不上什么负担,又消除了他的寂寞感。

  不过,罗麟依然是月月光。为了省钱,罗麟不得不加入了蚁族之列,在房间里搭起了上下铺,增加了床位,一个房间住了三个人,也将自己的房租负担减少到每个月500元。

  罗麟无奈地说:“没想到,我从武汉来上海,本抱着做一番事业、荣归故里的念头,没想到过上了蚁族生活。”

  “蚁族”的称谓也是近几年才形成的,是指“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之所以将该群体称之为“蚁族”,是因为这个群体和蚂蚁有许多相类似的特点:高智、弱小、群居。

  这一年是2006年。虽然没有什么积蓄,但他偶尔也会关注一下附近或者外环的房价,毕竟置业对中国人来说是令人向往之事。2006年底时,罗麟租住的房子售价还只在9500左右每平方米,而在来年的春天,这个数字很快就变成了12000元,而在2007年底则达到了14000元。之后,罗麟不再看数字的变化,因为与他无关,反正他也买不起了。“现在想来,真是够傻的,如果早些跟父母开口,我可能就不是Lost的一代了。”罗麟感叹说。虽然已经下定决心回归武汉,但言语间,依然难以磨灭丝丝遗憾。

  “尽管节奏很快,机会很多,但这是一个孤单和冷漠的城市。”罗麟幽幽地说:“在这里,当每天把时间花在工作和路途之上,几乎没有时间去认真交朋友,培养自己的兴趣娱乐,当然,更不要说享受生活了。”

  在上海的几年,罗麟感觉,上海交通一天比一天堵,地铁里的人一天比一天多,物价一天比一天贵,生活成本一天比一天高。上海的餐饮业、服务业价格一直在上涨。在市中心上班的白领要吃个干净点的工作餐,没个二三十元下不来。上海的出租车起步费也从11元调整到12元,涨价约10%,夜间更是夸张的上涨了20%。

  但是,整个社会工资并没有上涨,物价却只涨不跌。据官方统计,2009年,城市和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比上年增长8.1%和8.2%,被称为是“被增长”。

  当然,也有坚持在上海寻梦的人。但是在衣食住行上,这些留守的寻梦者也会面临种种的困惑与不安。

  陈嵩滔比罗麟年长7岁,从浙江大学毕业后,经历了几个城市的辗转,3年前定居在上海。好在他买房早,宝山地区112平方米的商品房,首付65万元,贷款100万元。陈嵩滔年薪不低,每个月税后大概有近18000元的现金,除去每个月7000元的住房贷款,日子也还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生活的变化发生在孩子出生之后。

  原本月收入5000元的妻子因为生了孩子之后身体不太好,于是转岗,每个月的收入就只有原来的1/2。孩子的出生使这个家庭的开销一下子大了起来。奶粉、尿布以及一些固定支出,每个月达到3000多元。原本宽裕的家庭,一下子显得拮据起来。孩子不能省,就只好省大人。陈嵩滔的妻子开始关注起各大商场打折的消息,原本钟爱的品牌不打折不买,最喜欢特卖会,尤其偏爱2折以下的商品。

  在罗麟的眼里,陈嵩滔还是一个“成功”的高收入人士。但是,即使如此,依旧是一个房奴。

  毫不夸张的说,当前的上海,蜗居、蚁族、房奴已经成为很多“80后”的三大关键词。

  “我一直在关注很多年轻人离开上海的现象。对整个国家来说,人才流动是好事,一些人才从一线城市流动到二三线城市去,对当地城市发展来说有利。”著名人力资源专家、复旦大学教授胡君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但是对上海来说,则是一个挑战。上海现在不仅仅是现有的人才留不住问题,还有人才进不来,不仅仅是国内其他城市的人才进不来,甚至海外人才也进不来。主要原因就是房价、物价太高。”

  上海是一个移民城市,移民推动了城市发展,当移民停顿之后,城市发展也就堪忧。1843年,上海开埠,由一个小县城,前后60年不到的时间,一跃成为中国经济中心。

  改革开放之后,尤其1990年上海开发浦东,再次引起世界关注,人才更是汹涌而入。上海的发展也借此始终处在全国的先列。在大学生以及归国留学生调查,尤其是归国留学生调查中,上海始终是留学生的首选之地。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留学生不愿意选择上海。斯坦福大学博士贺大伟就告诉记者:“我现在没法回上海,不如就在美国找个工作,我在美国买房的压力比上海小。”上海很多高校,对高端海外人才,都会给予20万元左右的住房补贴加上20万元左右年薪。几年之前,这是极有吸引力的。但如今,房价已经赶英超美的上海,对海外留学生已经吸引力不大了。

  2009年,是一个分水岭。2009年,也是上海房价上涨最快的一年,涨幅超过50%。这也是没买房的年轻人对上海萌生退意。

  当然,问题早就已经出现。“尽管很多跨国公司总部,甚至民营企业将总部搬到上海,但是,这些实际上吸引就业并不多。上海核心问题依然是高房价引起的商务成本高昂,加上产业结构的问题。”胡君辰对记者说:“上海原来是有制造业,现在制造业越来越外迁,这样减少了就业。上海原本希望是发展第三产业以增加就业,但是,第三产业发展的也不好,并没有增加多少就业。”

  相对于年轻人逃离大上海之前,很多企业早就开始逃离上海了。2004年,原声称要在上海“定居”20年的美国3M公司搬出上海,迁到苏州。也是2004年,联合利华也搬出上海,迁到合肥。在2009年,著名的英特尔封装测试厂迁出上海,这更被视为对上海重大打击。

  民营企业更是早就陆续撤离。2008年,就有报道称:“截至2007年6月,有7000余家浙江民营企业撤离上海,把总部或重要部门迁往杭州、宁波、香港。2007年上半年,有超过100家的江苏企业申请到香港投资,相当于2006年全年的份额。”该报道还分析了上海民营企业竞争力落后的情况。报道称:“上海民营企业户数达57万家,比浙江多10万多家,注册资本8000多亿元,超过浙江1000多亿元,而其创造的GDP为1700亿元,注册资金产出率仅为浙江的12.6%。”

  而上海民营企业发展不力,向来为各界所担忧,在上海,经济的主体是国有企业,其次是外资企业,民营经济在上海地位向来不高。所以,上海市委书记才有著名的“上海为什么出不了马云”之叹。其实马云、施正荣当年创业首选都是上海,后来不得不离开上海,或者说被上海抛弃。

  不重视民营企业,也是上海竞争力衰落、就业状况不佳的重要原因。胡君辰说:“只有民营企业才是解决就业的主体。政府应该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从税收、政策等方面扶植民营企业发展,从而带动就业。”

  更有人发现上海如香港,城市发展主要依靠金融业、房地产业,城市贫富分化日趋严重,城市越来越成为资本玩家的城市。广深港高铁香港段的建设计划遭到香港“80后”的极力反对,从项目斥资600多亿港元是否物有所值,到项目会否破坏生态环境,都存有质疑。这些质疑的根本原因还是民众对社会贫富严重分化的不满。香港“80后”无处可去,只能选择发泄。在上海,“80后”则是用脚投票,离开上海。

  对此,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综合研究部部长杨红旭说:“城市依赖房地产当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经济增长的源动力是创新和人才。上海应该加强住房保障,尤其是推出针对于夹心层的当地中低收入居民和外来务工人员、才入职的年轻人的公共租赁住宅。”

  不过,罗麟对此并不报希望。在火车上,他给好朋友发了个消息:“轻轻的我走了,我不会再来;我轻轻的挥手,作别上海的高楼。”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2012年3月,陕西榆林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王荣泽对来访的记者说:“人做多少事,做好、做坏,..[详情]

  中国的电商的发展快,一个原因是传统零售业实在太落后,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管制相对较少。许小年认为,现在经济..[详情]



相关阅读:AG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