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

AG8_AG8官网

宋思明为什么喜欢海藻(高中语文老师写的)

发布日期:2019-10-17    浏览次数:

  看完电视连续剧《蜗居》后,有人质疑宋思明为什么会喜欢郭海藻,认为这种感情缺少情理依据,因而显得牵强刻意,多少有些做戏的痕迹。 的确,郭海藻除了一张清纯靓丽的面孔,身材风韵几乎无从说起。在建筑老板陈寺褔眼里,这个小女人长得“前平后板”,思想幼稚简单,一个刚出校门可以被呼来叫去的学生妹而已,居然被不愁美女投怀送抱的宋思明一眼喜欢上,而且一发不可收拾,真是咄咄怪事。以他的理解,美艳惹火、性感百变的才算漂亮女人,而郭海藻根本不沾边。宋太见过郭海藻后,对这个与自己分享同一个男人的女人也有如此评价:很普通。没胸,没臀,没腿,不符合做情人的标准。口气中有许多不甘,也隐隐有几分释然。 我们姑且可以这么说:陈寺褔不看好郭海藻是因为他自己审美水平不达标;而宋太呢,本身就带着对抗情绪,眼光自然刻毒挑剔,有失公允。但是,透过他们的评价,我们应该承认,郭海藻的确不是标准的美女,缺少所谓做情人的资本。只有勾魂美女才会有浓艳场中的故事,当我们习惯了这种生活逻辑和情节模式后,对《蜗居》中的一段情色之恋就有些犯晕。 其实,宋思明喜欢郭海藻,既不违背生活真实,也没脱离故事情理。 宋思明是一个走仕途的人,自古仕途皆畏途,可以想象,他身处其中的官场就如同一方深海域,表面波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他效命的上司掌控着国际大都市的运转且个个上可通天,在这种环境里,唯有修炼得四平八稳形色不露才是生存之道。所以他的同僚们,又多是随势偃仰的韬晦之徒而鲜有真性至情的本色之人了。如此,与权力相伴而来的,便是浮华和浮华背后深刻的压抑与孤独。一句经典对白“原本光鲜亮丽之后,就是衣衫褴褛”可能就是宋思明对自身处境的有感而发。而他关于蜗牛的一番感慨更是意味深长:“其实大多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像这蜗牛一样,背着重重的壳,慢慢地爬行。我有时候在想,如果蜗牛没有壳,那会不会像鸟一样在天空飞翔?或者像鱼一样在水里游弋?但它是蜗牛,只能爬行。”手中的权力既是一种有效的自我保护也是一具摆脱不掉的壳,宦海生涯如同失去自由的负重爬行,宋思明分明是在用蜗牛隐喻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相对于风尘美色,他更需要精神上的自由呼吸,好让自己的身心解解套,透透气,而初出茅庐、单纯明朗的郭海藻就像一束晨光照亮了他心灵黯淡的一隅,这个“长着句号一般简单的圆眼睛的”女孩子,比之官场上那些土偶木梗,是完全两样的新鲜人,她的一颦一笑,一句孩子气十足的无心之语,一个惊异而崇拜的眼神,对年逾不惑的宋思明都有致命的杀伤力,他需要这样的心无城府、这样的简单透明,就像久处闷室需要清新自然的空气一样。这个女子让他不用刻意伪装,不用苦心设防,让他活得真实而自我。一场因缘巧合的畸恋,在他的精神生活中无疑起到了平衡维稳的作用,一旦沾染,便无法离弃。其实,无论一个人走出多远,无论他的人生轨迹如何背离了出发前的那份初衷,在他灵魂深处,都有永远不舍的珍藏,比如内心的真实和对自由的向往。宋思明也不出其外。这说明他本真未泯,与那些完全堕入声色之欲的贪浊禄蠹相比,他并不招人恨。 宋思明喜欢郭海藻还有一个隐秘的原因。故事借宋思明的一次同学会做了巧妙的暗示,席间有女同学私下议论宋思明的这位小情人神情酷似当年的大学校花白逸纯,清纯飘逸的白逸纯是男生心目中一道高贵的风景,而她的早逝(毕业不久病死)让她成了男生们记忆里一朵永不凋谢的花。当郭海藻事后问起宋思明当年是否也在暗恋之列时,宋思明含混地否定了,相关剧情也就如此一带而过。 其实,故事是想从更深层面展示宋思明这段畸恋的感情背景。从某种意义上说,宋思明喜欢郭海藻,潜意识里是在圆自己一个无望的残梦,郭海藻不过是白逸纯的替代品,是尘封于岁月的情感的触媒,蓦然初见的刹那,还原了宋思明心中那帧圣洁完美的形象,也触动了他年轻时代最纯美的情愫。他如此迷恋郭海藻,说到底,可能只是无法割舍记忆深处那段不死的青春爱恋。与其说他不计后果地喜欢上郭海藻,不如说他无可救药地沉溺于痴情的怀旧。而这份盘踞在心底的怀旧情结,让他在本该逢场作戏的人际交往中卷入了一场情感动荡。这必然超出了名利场中那种止于虚应故事但求同流合污的尺度,他也必然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有忍方有济,无爱即无忧”,真爱有时竟是致人死命的软肋,虽然,纯净而唯美,能敌过时间和死亡。 这么分析下来,不免有美化婚外恋的偏颇。其实,宋思明喜欢郭海藻,最明朗的一点,就是寻求权力欲的满足和释放。宋思明从一个农村来的孩子一直打拼到眼下的地位,殊为不易。所以,他更懂得珍惜手中的权力、享受手中的权力。他为什么喜欢郭海藻?他真的喜欢郭海藻吗?不是,至少不全是。与其说他喜欢海藻,不如说,他更是在享受手里的权力带给他的快感。还是郭母的一番训诫说得透彻:“一个人的荣耀如果压抑久了不释放会得病。他是一个当官的手下,他在单位里,在自己家里,都不能太招摇,都要俯首帖耳。那么怎么体现自己的成功呢?海藻不过是他借以炫耀成功的手段而已,没有海藻也会有水草、珊瑚。”复杂庞大的关系网,唾手可得的重金贿赂,权力赋予了宋思明翻云覆雨的神通和一掷千金的底气,而这些软实力必须通过高端的物质享受得以具体体现。于是背着家人包养情人,家外置家,极尽奢华享乐,便成了他满足、释放权力欲的方式和对发迹之前那段贫寒生活的反弹性补偿。 如果只是各取所需的权色交易,宋郭的情感故事就无足多论。然而编剧似乎无心把宋思明打造成一个地道的反面形象,而是试图从复杂的人性中找到更令人动容无语的悲情因素。宋思明的感情世界里,混合着纠缠不清的爱与欲,难以用一句对错了断。想与发妻维系积久而成的亲情,想与情人同享避世逍遥的欢爱——情感歧路上的他始终想对两个女人负起责任来,结果却将两个女人都辜负了,伤害了。世间唯一不能分享的,恐怕就是爱情。 当宋思明涉险奔波情途、丧身横祸之后,一袭白布单掩盖了他生前的光鲜与污浊,命运以这样的方式替他结清了债务,两个女人却正含泪咀嚼着孽缘结出的苦果,她们的悲情人生,刚刚正式开演。 世上无如情字险,几人到此误平生。信然!



相关阅读:AG8